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法律在线

意境空灵 墨语新韵一一王良民的写意人物画艺?_家居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7-15 05:02   来源:未知   阅读:

意境空灵 墨语新韵

一一王良民的写意人物画艺?

尚辉(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总编)

王良民之所以在当代水墨写意人物画领域达到新的高度,就在于他用丰富多变的笔法为写实造型提供了一种新的个性化探索路标。一方面,他的人物画来自于写生,现场及鲜活的人物形象为他形成了独特而丰富的感性体验;另一方面,他总是用笔墨个性增强写实形象的艺术韵味,墨法全由笔法生化写出,用笔之线也总是随着人物体面转换而自然形成丰富而微妙的变化。其水墨的妙逸之趣便在于在写意之中把握造型,在笔法的多变与承转里显示率意、清秀和洒脱。

如果说刘国辉试图用多变的笔法改变形体轮廓的单一性,那么王良民则是在多条线的复写中获得人物体面的转折与变化。他追求线条的速度与道劲,他的洒脱也来自这种富有弹性的线条传递出的刚劲力量与飘逸品性在人物面部,他仍然保留了“勾花点叶“式的笔墨范式,用笔的“勾”与用墨的“点”巧合于人物面部的结构变化。他的“用墨”或“用色”,往往用饱含水量的大笔挥写,以此形成线与面的对比和画面整体的气韵生动。王良民因洞察当代中国画过于造型写实或一味结构形式所存在的远离笔墨传统的弊端,而在世纪之交就振臂疾呼“正本清源”。他所谓的“本”与“源都指涉的是中国画传统的“笔”与“墨”。为此,他把黄宾虹笔墨作为近代以来中国画传统笔墨的巅峰,并树立为当代中国画笔墨“本源”的标杆。他的山水画也从中获益最多,由“勾”“皴”一变而为“堆”“垛”,将黄氏的“浑厚”转换为“凝重”,将其“华滋”转换为“笃朴”。其近作则将“色”当作“墨”,“色”与“墨”完全以“笔法”和“笔力”显示厚朴;画面浓深之处,往往是“用笔”的反复“堆”,?垛″而致。

20世纪中国画革新的主潮就是“以西画改造中国画”,以西方的型方法与观念改革中国画。这有很多收获和成就,但也造成了中国画自觉意识的淡化甚至丧失。在经济全球化潮流面前,中国画确实面临着一种危险。这危险不是中国画本身已经衰落,而是我们自己对本艺术的轻蔑态度,是自我异化和边缘化。

面对中国画多元化的现实,我们不能用传统标准简单地套用于各种探索性的新国画;反之,也不能用各类流行的理论、方法简单地套用于传统绘画。为了避免用此类标准评彼类作品的“异元批评”,我把当代中国画分为传统型、泛传统型和非传统型,提出要用不尽相同的标准衡量不同类型的中国画。在三种类型中,传统型是基本的。如果没有了传统型,中国画就真的没有标准了。当然,不同标准的出现与认同要有个自然形成的过程。

郎绍君先生曾用“分离与回归"概括近百年中国画改革的两种倾向,在笔墨问题上也是如此一一追求现代化的思潮主要表现为对传统笔墨的“分离”态度,而对本土文化特点的重视则主要表现为对传统笔墨的“回归”态度。这两种倾向仍会继续下去。所不同的是,大家能够比较理性地兼顾现代与传统了。对现代西方绘画借的“分离”倾句,主要体现在对超越画种、超越艺术门类的“自由创造”“自由表现”的追求上。如果画家不再坚持画中国画乃至绘画,放弃笔墨就是当然的事情。脱离了绘画,他可能进入另外一种艺术形式;脱离了中国画,他可以进入另外一种绘面。就中国画而言,与笔墨有关的现代性追求,大体表现在形”抽象”原始”诸者方面。这些方面的追求与笔墨的关系也是十分微妙的,会因人而异,因个体的处理而不同。但基本倾向不外两种:或者一味分离,甚至放弃笔墨;或者把分离与回归结合起来,即把些方面的探索与笔墨表现适当地融为一体。王良民坚持中国画的基本特点,也正是这后一方面的经验。

Power by DedeCms